对不起,我爱你

呵呵呵呵呵

当然是林酱啦!美艳无比

不会起标题的我嘤嘤嘤

    许多cp,但主要写伞修。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幼儿园文笔,不存在于文风这种东西,剧情可能会比较跳脱混乱,而且我不定时更(毕竟挖了许多坑)。
————————————————————————
    1.
    苏沐秋醒来了,在他醒了之后,他整个人身体酸痛,,四肢发软,他勉强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四处望望,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个地方十分昏暗,连灯都不点上几盏,他看到许多人匆匆忙忙的从他身边经过,仿佛这个躺在地上的人不存在似的,-_-。
  他开始回忆起自己之前的记忆,但越回忆越沉默,他想起来了,他想起他想在叶修生日上给他做一顿好吃的,于是拎着自己家的大袋子就出了门,在过马路的时候叶修打了个电话给他,他没注意到车已经直直的撞了过来,就没有意识了。
  沐橙一定很伤心吧,自己也还没看到养了这么久的小女孩长大,还有叶修…他原本打算在他们一起拿到第一个冠军是就向他告白呢,但现在,连陪他一起走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苏沐秋勉强站起身,昏昏沉沉的跟着那些人去的方向走,走了才没多远,就看到有一座桥,上面一个女人坐在那给那些人打汤。苏沐秋垂下眼,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孟婆了吧,看起来就像二三十岁的女人一样,听说她的汤,就像忘情水一样,喝下去,忘了一切,即使回忆再美好,再悲伤,也留不住。
  突然人群开始骚动,大家都开始向桥上挤,苏沐秋被推推搡搡,也被挤到孟婆的前面了。
  孟婆头抬也没抬,说:“你是今天第一万个,行了,你不用喝汤了,直接走那边。”苏沐秋按孟婆说的方向走,似乎有许多人想往这边挤,但除了他以外全都不知道被什么拦在了外面。
  苏沐秋来到一个写了三个大字“登记处”的地方,那里面的人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在本子上登记“苏沐秋,今年…嗯,18吧,出生年月日是xx年xx月xx日,嗯,就这样吧。在这儿签个字。”那人把一张身份证和一张纸递了出来,苏沐秋懵逼的签了字,那人又唠叨上了:“你看你运气多好,刚好今天阎王有事孟婆心情又好,你又是第一万个被孟婆看到的,啧啧,多少人为了回人间这个机会争破了头啊,啧啧。”苏沐秋问:“我可以回去了?”那人点点头:“来这些是你在人间的亲朋好友给你烧的钱,我把他全兑换成人民币了,一共是(请想像一个很大的数目),给你。”苏沐秋目瞪口呆,他并不知道在叶修有钱了之后拼命的给他烧纸钱的事,咂舌道:“这么多钱啊!”那人说:“那当然,烧了十年的钱自然很多。”苏沐秋并没有放过这句话中的重点,他问:“十年?”那人头也不抬的回他:“是啊已经十年了,小伙子你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生活啊,我可不希望没过多久又看到你啊…”苏沐秋道了声谢谢,向出口走去,十年啊,那他不是错过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十年的生活,不过回去之后可以慢慢补啊。苏沐秋慢慢轻笑了起来。

嗯,转眼就有七参与了好开心

老黑要回来了,根据卡哥他们木鱼知道老黑肯定记得以前的事情,木鱼高兴的脸都红了,不过他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好,不过他又不敢瞎想,因为有时候他的感觉也挺准的。
      木鱼高高兴兴的过了一天,他心里也想着自己的感觉也不是很准嘛,然后他打算去找卡哥玩,顺便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去找大嘴。
      木鱼去找卡哥时,好像听见里面有什么声音,然后,有人冲了出来,好像还背了什么人,他又感觉到了不好,从那人的神情中可以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木鱼根据直觉跟着那人,不久后他发现那人进了医院,木鱼突然希望自己的直觉不那么准,也许那人只是背着孩子来看病吧。
      可事实却像打了他一巴掌,他在那些医生把那人背上的人接进手术室的时候,他却有点恨自己的直觉了,因为他看见了那个病人。
      那是卡哥啊!
      他感觉脑子昏昏沉沉,就这么冲上去了,他握着了那个陌生人的手,问他卡哥怎么了。
      那陌生人说自己只是卡哥的邻居,他今天去回家拿东西的时候听见那里传来一声巨响,就看见了卡哥躺在那,他看见窗户没关就爬了进去(出门时记得关门哟),然后就把他背过来。一会那人就说自己有事,就走了。木鱼知道那人有事就让他放心离开 那人已经很有善心了,能把卡哥背到这么远的医院来,木鱼表示自己会照顾好卡哥的,那人才放心离开了,走前他告诉木鱼如果有难他也会过来帮的,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木鱼笑笑,如果不是这人,卡哥晚一点来,可能就会出什么大事了,他也算卡哥一个恩人了。
     医生很快就告诉木鱼卡哥没事,他醒来了。木鱼很小心的坐在卡哥旁边,不过卡哥也睁开了眼,卡哥对他笑了笑,也许是刚醒,他声音还有点沙哑,他说:“木鱼,你看见了吧,我的生命不长,我怎么可能还有脸继续纠缠着大嘴呢?”木鱼没说话,只是默默坐在卡哥身边,卡哥又说:“你要和老黑好好活,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了,不过,要好好在一起,据说,人三世都是一个人爱着自己,那以后也不会分开呢,我和大嘴是不可能了,你们一定不能分手啊…”他说到这咳了咳,抬起头时,木鱼眼已经红了。木鱼开口问:“你的父母呢?他们不管你吗?”卡哥摇摇头,说:“不要说他们,他们还能给我钱让几岁的我活了这么久,他们已经很好了,我活了这么久,也该知足了。我住院的钱你不用担心,他们每个月都有寄钱来的,我也存了不少。”木鱼苍白着脸,他又问:“你…你的病是怎么来的?”卡哥对这个不在意,他说:”生下来就有呗,我看来是摆不脱这病了。”他突然握紧木鱼的手,说:“我没事的,老黑差不多也回来了,你去找老黑吧,我想…至少我在死之前,还能见证你们,那也算是见证我真的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过吧…”
     木鱼点点头,看卡哥不想再说什么,他看了一眼卡哥,看见卡哥想睡了,就离开了。
   
     回家什么的好累啊,相信我,那个邻居其实是路人甲的说。

还是一样的图,还是一样的短~

木鱼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天黑了,他觉得有点饿 ,却又不想自己做饭,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他决定,还是出去吃吧,毕竟家里只剩泡面了(这才是重点吧)。
     换好衣服出门,来到一个小菜馆,叫了一声:“还是以前一样的!”里面传来熟悉的回答声“好嘞!”这里是木鱼平时不想做饭的时候吃饭的地方。这里的菜不贵还好吃,所以他经常来这吃。
     他在菜上了之后,发现一个奇怪的人,明明已经入冬了,那人却穿得很少,而且看背影他好像认识,在他悄悄的喝完了他的汤时,饭也差不多吃完了,因为钱他早付了,所以他就没在管那个菜馆了,悄悄的跟着那个人。
     在一个小巷里,那人转过身来,他呆了一下,差点就犯和刚见到卡哥时一样的错误了,那人之所以会让他觉得眼熟是因为那人是亚宁!他沉声说:“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木鱼不知道他在说谁,但在这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乖乖的站了出来。
     亚宁看到他好像也很惊讶的样子,不过他的惊讶只停留了一会,因为他听见木鱼喊出来的那两个字
     “小心!”
     亚宁迅速转过身来,右脚踢向身后人的两腿之间,手则攻向他的小腹。这两击直接就让他趴下了。亚宁只是看了一眼他之后就走向木鱼了。
     木鱼说:“我刚刚看见那人的时候还以为他很强呢,看他要带杀你我都被吓到了,没想到他那么弱,你打几下就晕了!”
     (某位在角落里默默的画圈圈:不是我方太弱鸡,而是敌方太变态)
     亚宁笑了笑,说:“你知道的,我以前是个杀手。”木鱼点点头,那边那个人打算悄悄的爬走,不过亚宁拦住了他,他低声问:“你是谁派来的?”那个人吓得打颤,他说:“是…是一个叫大嘴的人。”木鱼马上死死的抓住他,“大嘴?大嘴他…在哪?”那人吓得快哭了,他说:“我带你去,不要抓着我了…”亚宁松手,那人站起来,在亚宁的威胁下带路。
     在差不多到的时候,那个人说自己不能进去,就先走了,亚宁和木鱼一走进去,就看见一个人。
     那人就坐在窗户上,好像在看风景,好像透过风景在看人,又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亚宁先开了口:“大嘴,你为什么要来抓我们?”那人笑了,他说:“我从来没抓过你们,是他想把你带回来吧。”
     木鱼想了一下,那人确实没敌意,也难怪他会被吓到。
     大嘴又笑了,停留说:“找你们也没什么,只是据说,老黑快回来了。”木鱼惊了,他听卡哥说不是几年后回来吗?大嘴看到他的反应,又笑了笑,说:“这是今天才决定的,是我父母想让我认识他所以才告诉我的,不过他回来好像是因为他的兄弟吧,快死了。木鱼,你要去找他吗?木鱼点点头,他当然也没忽略老黑兄弟快死这一消息,难道,他的兄弟是卡哥吗?
     大嘴看他点了头,就说:“我找你来就是这件事的,我可以让你去找老黑,不过不是现在。话说,亚宁你是来干什么的?”亚宁表示:我也不知道。
     木鱼在离开大嘴家没多久后,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他接通后,发现是卡哥(木鱼爸妈给的电话),卡哥同样也告诉他老黑要回来这个消息,不过在当木鱼问卡哥大嘴时,他还是一样沉默,然后挂了电话。
     木鱼突然想起,大嘴也没问卡哥的事,难道,他们这一世真的没有缘分,不会相见吗?

第二季了呢,虽然只是过渡季~

木鱼发现,自己居然没死,不是,是变成了一个小婴儿,旁边还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哎!是个男孩!”“终于出生了,我可爱的儿子!”
     什么情况?如果那些人能看清楚木鱼的表情的话,他们会发现,木鱼一脸懵逼。
      木鱼花了不少时间发现,自己是重生了,不,不应该这么说,应该是他带着记忆到了第三世,他感受到了抱着他的人的强烈的爱意,那是一种他以前从没感受过的爱,前两世都是孤儿的他,没体会过母爱,他的心情有点复杂,不过,他也知道了,抱着他的两个人,就是他这一世的父母,他们已经不年轻了,而且算是很晚才拥有孩子的父母。
      木鱼的父母很爱他,他在溺爱中成长却也没忘记学习,在他的前两世都因为是孤儿养活自己都难所以没怎么读过书,所以,时间就在这么一分一秒中飞快的流逝。
      转眼间,二十几年也过去了,木鱼经历了离别的痛苦,他的父母就是在死前的几秒钟也不忘仔细的观察这个他们养了十几年的儿子,他们是死在一起的,就像他们的一生一样,平平淡淡,虽然有时拌嘴却又一直深爱着对方。木鱼虽然心痛的一直哭泣,却也改变不了他们终究会被死神带走的事实,命运就是这么残酷,如果一个人寿命已到,那么他再多看几眼世界的时间也是没有的。
      在父母死前,他们要木鱼去认识一个他们朋友的孩子,这样他们死后才能放心木鱼不会受到欺负。
      木鱼怀着好奇的心去了父母要他去的地方,当他看到熟悉的人时,他没忍住叫了出来“卡哥!”,说完他才想起他在这一世不一定认识自己,不过卡哥好像也很惊讶,他问了一句:“木鱼,你也记得吗?”木鱼就确认卡哥也是带着记忆转世的。
      卡哥在木鱼说出话前摇了摇头,找服务员要了个独自的房间(其实是吃饭的地方,有钱啊!)。进去确认没有别人之后,他才说:“没事了。”
      木鱼问:“这没有摄像头吗?”见卡哥摇了摇头他才放下心来,毕竟并不是没一个人都相信自己有轮回转世的。
      卡哥说:“我…也是带着记忆转世的,凭你的反应,我也知道你有记忆。”木鱼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问:“卡哥,你找到大嘴他们了吗?”卡哥好像想了什么,他苦涩的说:“老黑我找到了,不过这一世,我不想认识大嘴了…”木鱼被吓到了,他说:“卡哥,你认真的吗,为什么?”卡哥咬了下下唇,告诉他:“我前两世怎么死的,我们之中最早死的是谁?”木鱼回忆了一下:“嗯…你好像是…病死的,好像…是你最早死的…难道…”木鱼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希望卡哥说出的话跟他猜的不一样,然而,卡哥告诉他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没错,我…得了癌症…生命也不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你认为…我前两次是不知道自己有病,现在我知道了,我还应该缠着大嘴吗?”卡哥像是在问木鱼,也像在问自己。木鱼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艰难的开了口:“你之前不是说你知道老黑了吗?他怎么了?”
     卡哥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也顺着木鱼转移的话题说下去:“老黑他出国了,也许…几年后才会回来。”木鱼不想再说,卡哥也只是把老黑也是有记忆的事情告诉他了,木鱼看着卡哥,问:“卡哥,你是怎么知道老黑他怎么样的?”卡哥一脸无所谓的告诉他,他出生的家庭刚好和老黑出生的家庭有很多联系而已。木鱼感觉,自己都快觉得卡哥和老黑才是一对了。
     他和卡哥没说多久也就散了,他回到了自己租的一个小屋子里,自己觉得困了所以就随便整理了一下就睡了。

卡哥不见了,老黑和木鱼又一起虐狗了,不过是恢复记忆了,为什么一切变化这么快。
    转眼间,几年都过去了,为什么卡哥还没出现呢?
    大嘴每一次想起卡哥,心就会抽痛,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开了他,很重要的东西。
    木鱼自从卡哥不见了后就没跟他提前过卡哥,老黑跟卡哥玩的这么好,也从没在他走后提起卡哥。
    卡哥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大嘴把脑中的这个念头甩掉,但卡哥去哪了谁又知道呢?反正他觉得卡哥不可能消失,他脑中的记忆是存在的。
    他尝试去问过木鱼他们,他们不知道自己转移话题的技术是有多差,可他为了不让木鱼他们尴尬,也只是顺着他们的话题聊了下去。
    他一直在猜测卡哥去了哪,直到一天,木鱼跟他聊天,聊着聊着,木鱼就哭了,他哭着跟大嘴说:“我和老黑不是跳下悬崖了吗,那只是别人的借口,我其实是被一个有权势人给打死的你知道吗?”大嘴惊讶了,木鱼又断断续续的说:“老黑他…为了陪我…才自杀的…你…不要跟他一样…”大嘴知道他在关心他,点了点头,木鱼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却没有说出,而是离开了。
    大嘴在他走后,决定不在想了,既然他们想让他当作没发生,那就不要再想了。
  
    卡哥在大嘴恢复记忆后,想了一个晚上,在他打算面对大嘴的时候,他突然就晕了,如果不是木鱼早上想去叫卡哥,他可能都一直不会被人发现。
    卡哥悲伤的发现,自己又活不了多久了,与上一世一样,自己又要抛弃他吗?
  
  卡哥因为不想大嘴因为自己伤心,所以就特地让木鱼不要告诉大嘴,可,他其实知道,做出这个决定,也是他在逃避,可是,他这一世,也不能为他做什么。
   他看见,在他死前,木鱼和老黑红了眼,他慢慢闭上了眼,不知道,如果大嘴在,他会不会哭红了眼睛呢…

   其实这算完结了,然而这一部是为了下一部做铺垫(没错是铺垫),不过,现在要暂时停更了,因为各种原因,嗯,就是这样。

预告:
   木鱼又重生了,不过他是带着记忆重生的,为什么,这有点奇怪,他遇见了卡哥,卡哥也是带着记忆的,不过,卡哥,你不相信爱情了吗?!哦,原来只是打算不再认识大嘴了,等等,这也很重要啊!为什么?啥?你又有病?呸,你和病死这一死法怎么这么有缘啊。老黑他出国了,你怎么知道,好吧你们敢不敢不要每一次都是重生在两个有联系的家庭,我还以为你们才是一对呢。亚宁小心,哦,我忘了你上一世是个杀手。大嘴到底在哪,你看见了吗?卡哥不要死,我去找老黑。你不是,不是那谁吗?好吧我忘了,嗯,对了你是老黑表妹,不要拦着我,我要找老黑!

     好吧我一个预告把第二季全写出来了,额,反正还有第三季。
   
   

想了很久,还是把这个故事发上来凑字数了,我发4,就一次,不要打我好吗?

WTF:以下故事是自己编哒,不可当真。
  据传说,罂粟花原是无毒的一朵白花,当然,它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也是有原因的。 说,在以前的一个年代,有一位骁勇好战的将军,他一生立了很多大功,可却一直没娶妻生子。
  这位将军在一次 战争期中时,带领着一队人马,在天色快暗下来时,他们路过了一座山,他先去探索地形是否安全。在他摸着壁岩攀爬时看见了一朵白花,他有点奇怪,在这地势差不多900多米的地方怎么有这样的花?
  他好奇的摸了摸这朵花,因为觉得挺好看的所以就把她连根挖出装在一个小瓶子里。他没发现什么野兽,也没发现敌人的埋伏,所以就打算在这扎营先度过一夜。
  他回到队伍,带领着大家在这座山上先暂时扎营。士兵们生起了火,有些人拿出干粮烤了烤。将军吃着冷干粮,守着卫,在这种时刻更不能放松警惕。在他全神贯注的时候,那朵花里钻出了一个人。
  在夜里,换人站岗,将军也打算回到自己的帐篷里休息一会,当他刚进帐篷时,突然被吓了一跳,他的帐篷里多了个陌生女子。
  那名女子好像打了个哈欠,才慢悠悠的站起来,在将军发问时,她先开口:“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是你捡回来那朵花里的一个精灵,我已经认主了,所以你赶我也赶不走的!”见将军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她就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孩的模样,让将军相信她。
  将军有点不相信,可见到她用不知道什么办法把她自己变成了个孩子后,他知道这是常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所以他也不得不相信。
  在将军那漫长的行程中也终于有人陪伴他了,他也知道了她的一些喜好:喜阳光充足、土质湿润透气的酸性土壤。不喜欢多雨水,但喜欢湿润的地方,所以要经常注意日晒充足。她还让他直接叫她罂就好了。
  不过,将军也有一次有点尴尬,罂有次在睡觉是嚷嚷着要将军娶她,将军十分尴尬,但她又睡得十分不安稳,所以他就哄哄她说:“好,好,回去我就娶你了。”这时,罂笑着坐起,告诉他其实她还没睡,不过她又十分认真的跟他拉勾,还说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过要娶我,不许反悔。”将军觉得她有点像小孩,可他自己心里知道他哄她的话其实也是出于自己真心的,所以他笑着配合她完成了这像小孩的动作。
  将军凯旋而归,他刚想告诉皇帝自己要娶人了,可皇帝的话就像一头冷水泼下来了似的,让他心里发凉。
  皇帝很高兴的告诉他:“你要娶人?你终于有这个念头了,我刚想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呢,这真是件好事啊,我要为你们准备一下。”
  将军明白,许配什么的都是黄页网,他其实是怕自己这个皇帝位置不保,要找个理由让他永远效忠于他。即使将军知道,那也没什么用,他反抗不了皇帝。
  将军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府上,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安静,他知道罂已经走了,她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她的选择。他坐在墙角,回忆着他与她相识的每一个片段,自己却更加孤独了。
  在将军大婚的日子,罂喝下了毒药,她静静的坐在一个房顶上,看着清幽的月光,反映出她的悲伤,在不远处,好像发生了什么,有很多人很慌乱,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也不管自己刚喝下了毒药就向那里冲去。
  她凭着感觉进了一个房间,里面的一切都好像反映着她的预感,她抱着被刺客一刀砍进左胸的将军痛哭着,那瓶毒药的药效发作了,她也变的奄奄一息,她闭上了眼睛,想抱着他就这么结束。
  在她模模糊糊的意识中,她好像看见将军站了起来,她还看见有一个人,像是想砍他,中了,但那人也死了,将军的血吐在了一盆花上,她发现,那是她的本体,那朵白色的花,那花原本也奄奄一息,但被将军的血喷到后,那盆花又恢复了生命力,她发现,花也变成红色的了,她最后看见,他,笑着闭上了眼。
  这个故事的最后,那个将军的尸体不见了,他一直护着的花也不见了,那个贪婪腐败的皇帝失去了将军也最终被杀死,但是据说,他是被毒死的。
  “那那个罂粟花精灵呢?”
  “她呀,不知道她怎么了,不过据说,她现在一个人挺好的。”
  “一个人吗?”
  “好吧,还有将军的尸体。”
  罂粟花的故事,完。

咳咳,正文继续。

一个晴朗的早晨,可老黑一早就起来忙东忙西,因为当初他和父亲说不要仆人,他可以自己生活,所以他的一切都要自己打理。木鱼醒来时,老黑已经忙活很久了,他熬了一副大夫开的药,准备去看他妹妹,但怕木鱼起床后乱跑,就先静静得等木鱼起床。
  木鱼换好衣服后,老黑打算走了,但木鱼因为自己在屋里太闷,所以要跟着去,老黑没说什么,只是让木鱼跟上,不要走丢了。
  他们到了一个大院子里,里面坐着一个柔弱美丽的姑娘,那就是老黑的妹妹(路人甲,以后在正文会出现)。木鱼看着老黑的妹妹,那妹妹怎么这么折磨别人的,喊着“累”“我不舒服”就把下人使唤团团转,他看见老黑来了,大喜,更是装的很很娇弱,说着“表哥我好想你!”(没错是表的)就要往老黑身上靠,老黑微微躲开了一点,她有点不满,一转头突然看见了木鱼,一脸嫌恶的说:“哪来一个破孩?”木鱼表示话题这么扯我身上来了,但他有点生气,他淡然的反驳了一句:“表小姐,如果你不开心的话也不能就随意把气撒在别人身上,是人也都会生气的。”她有些尴尬,又说:“哪来的一个野孩子,说话怎么这么没教养的?”木鱼也不生气,只是反问一句:“那你与说话没教养的我一般见识,有没有觉得自己掉价了呢?”表小姐被说的无言以对,她拉着老黑撒娇:“表哥,你看他骂我,你也不帮我说一声。”老黑有点觉得自己的表妹不对了,他说:“本就是你不对,你还去怪别人。”听了老黑这么说,表小姐也没再闹下去,不过表小姐对木鱼就是十分厌恶的,即使他也没说错什么。(其实这里就是为了给以后表小姐出现做铺垫)
  回到老黑的小屋那,他们突然发现门口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快睡着的卡哥和无聊的嘴,大嘴看见他们,眼睛都要发光了,他戳戳身边的卡哥,大声说:“卡哥,起来了,人来了!”卡哥睁开双眼,看到一脸“你俩怎么在这”的木鱼和似笑非笑的老黑,卡哥表示自己的心情很复杂。
  卡哥几乎抓狂的问:“你忘了我昨天说的话了吗?”昨天说什么了?好像是…额,木鱼想起来了,卡哥好像说今天来找他,卡哥说:“其实还有一个人的,他去买包子了,你们应该还没吃早餐吧。”木鱼点点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他:“你们几点来的?”卡哥转头看向大嘴,大嘴想了想,说:“嗯…八点多吧。”木鱼一脸黑线,不敢告诉他们老黑刚好是那时带自己走了。
  他们聊了一会,木鱼刚好问卡哥买包子的人是谁,就有一个人跑过来,手上提着两袋包子,他来后看到木鱼,有点疑惑,卡哥说:“来来木鱼我给你介绍新朋友…”还没说完,那人就懂得了卡哥的意思,自己自我介绍:“我叫亚宁,你好。”木鱼听到是卡哥带来的,也告诉他自己叫木鱼,不过卡哥他们已经开始吃包子了,亚宁也去抢了几个包子,木鱼仍在懵逼状态,包子都抢完了他还没反应过来,老黑把自己的包子分了一半给木鱼,而卡哥在一旁大喊好吃,木鱼觉得这味道很熟悉,亚宁又说是几个在乌黑的巷子前发现的几个卖包子的大妈,那几个大妈还问他有没有见过一个脏兮兮的男孩,而且长得挺俊俏的,让他找到了的话记得让他回去看看好让她们放心。那几个大妈如同木鱼的母亲一样,他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涌上自己的眼眶,老黑帮他擦去,告诉他,他们一定会再回去看看的,看看那乌黑的巷子,看看大妈她们。
  在很久以后,老黑跟木鱼表白,大嘴和卡哥也在一起了,但所有人都没想到,是卡哥先死,死因是病死,有一天,亚宁也不见了,在那之后,木鱼和老黑不知道为何跳崖了,大嘴独自一人孤独了许久,也自杀了。在大嘴死前,桌子上的本子还写了一个名字,据说是他爱人的,但是谁也不得而知。

番外(2)

一个晴朗的早晨,可老黑一早就起来忙东忙西,因为当初他和父亲说不要仆人,他可以自己生活,所以他的一切都要自己打理。木鱼醒来时,老黑已经忙活很久了,他熬了一副大夫开的药,准备去看他妹妹,但怕木鱼起床后乱跑,就先静静得等木鱼起床。
  木鱼换好衣服后,老黑打算走了,但木鱼因为自己在屋里太闷,所以要跟着去,老黑没说什么,只是让木鱼跟上,不要走丢了。
  他们到了一个大院子里,里面坐着一个柔弱美丽的姑娘,那就是老黑的妹妹(路人甲,以后在正文会出现)。木鱼看着老黑的妹妹,那妹妹怎么这么折磨别人的,喊着“累”“我不舒服”就把下人使唤团团转,他看见老黑来了,大喜,更是装的很很娇弱,说着“表哥我好想你!”(没错是表的)就要往老黑身上靠,老黑微微躲开了一点,她有点不满,一转头突然看见了木鱼,一脸嫌恶的说:“哪来一个破孩?”木鱼表示话题这么扯我身上来了,但他有点生气,他淡然的反驳了一句:“表小姐,如果你不开心的话也不能就随意把气撒在别人身上,是人也都会生气的。”她有些尴尬,又说:“哪来的一个野孩子,说话怎么这么没教养的?”木鱼也不生气,只是反问一句:“那你与说话没教养的我一般见识,有没有觉得自己掉价了呢?”表小姐被说的无言以对,她拉着老黑撒娇:“表哥,你看他骂我,你也不帮我说一声。”老黑有点觉得自己的表妹不对了,他说:“本就是你不对,你还去怪别人。”听了老黑这么说,表小姐也没再闹下去,不过表小姐对木鱼就是十分厌恶的,即使他也没说错什么。(其实这里就是为了给以后表小姐出现做铺垫)
  回到老黑的小屋那,他们突然发现门口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快睡着的卡哥和无聊的嘴,大嘴看见他们,眼睛都要发光了,他戳戳身边的卡哥,大声说:“卡哥,起来了,人来了!”卡哥睁开双眼,看到一脸“你俩怎么在这”的木鱼和似笑非笑的老黑,卡哥表示自己的心情很复杂。
  卡哥几乎抓狂的问:“你忘了我昨天说的话了吗?”昨天说什么了?好像是…额,木鱼想起来了,卡哥好像说今天来找他,卡哥说:“其实还有一个人的,他去买包子了,你们应该还没吃早餐吧。”木鱼点点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他:“你们几点来的?”卡哥转头看向大嘴,大嘴想了想,说:“嗯…八点多吧。”木鱼一脸黑线,不敢告诉他们老黑刚好是那时带自己走了。
  他们聊了一会,木鱼刚好问卡哥买包子的人是谁,就有一个人跑过来,手上提着两袋包子,他来后看到木鱼,有点疑惑,卡哥说:“来来木鱼我给你介绍新朋友…”还没说完,那人就懂得了卡哥的意思,自己自我介绍:“我叫亚宁,你好。”木鱼听到是卡哥带来的,也告诉他自己叫木鱼,不过卡哥他们已经开始吃包子了,亚宁也去抢了几个包子,木鱼仍在懵逼状态,包子都抢完了他还没反应过来,老黑把自己的包子分了一半给木鱼,而卡哥在一旁大喊好吃,木鱼觉得这味道很熟悉,亚宁又说是几个在乌黑的巷子前发现的几个卖包子的大妈,那几个大妈还问他有没有见过一个脏兮兮的男孩,而且长得挺俊俏的,让他找到了的话记得让他回去看看好让她们放心。那几个大妈如同木鱼的母亲一样,他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涌上自己的眼眶,老黑帮他擦去,告诉他,他们一定会再回去看看的,看看那乌黑的巷子,看看大妈她们。
  在很久以后,老黑跟木鱼表白,大嘴和卡哥也在一起了,但所有人都没想到,是卡哥先死,死因是病死,有一天,亚宁也不见了,在那之后,木鱼和老黑不知道为何跳崖了,大嘴独自一人孤独了许久,也自杀了。在大嘴死前,桌子上的本子还写了一个名字,据说是他爱人的,但是谁也不得而知。

唉,事事不顺

番外(1)
木鱼又做梦了,之前的记忆都是一段一段的,甚至还有一些模糊的,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他这次的梦却是十分清晰的。
  在上一世,木鱼是个孤儿,在他10岁那年,他的父母双亡,唯一的爷爷在把他养到13岁的时候也老死了,15岁那年,是他最阴暗的一年,他无依无靠,一直都是在一个小巷里躲着,有几个大妈看他可怜,就每天给他几个包子,他在那小巷里躲了几年,在这期间,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看见了他,有些无聊的人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殴打他突然感觉有人进了这个小巷,他抬起头…
  老黑原本只是上街玩玩,突然好像在旁边一个黑黑的小巷子里看见了什么,他以为是一只猫,有善心的老黑决定去看看。
  进来巷子后,老黑虽然没见到什么流浪的小动物,但他看见了带着警惕目光的木鱼,他都快被萌化了,他心情不错的把木鱼带回了家。(等等作者你太草率了!)
  老黑回到家后,木鱼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那些大妈之前一直在议论的什么有钱的什么公子啊,什么有个哥哥啊什么的,还有个什么多病的妹妹啊(路人甲角色),而且老黑一回到家就好像因为一个妹妹就马上出了门,木鱼无聊的在屋子里坐着,然后他感觉有什么人进来了,他迅速站起,刚刚锁好的屋子里竟然多了一个人,他保持冷静,冷声问:“你是谁?”
  那人笑了笑,说:“我那弟弟怎么带了一个那么可爱的人呢。”木鱼听见他说的话,顿时明白了,这是老黑他的哥哥,众人口中所说的大公子。
  那人挑起他的下巴 ,说:“我叫萨瓦迪卡,你可以叫我卡哥,你真可爱,跟我走吧。”木鱼瞪着他,旁边的窗里又跳进了一个人,木鱼也知道卡哥是怎么是怎么进来的,他竟然撬开了窗(孩子你的重点错了,不是应该关注这个陌生人吗?)那个陌生人说:“别怕,当他发神经就好了。”木鱼疑惑的看着他,卡哥翻了个白眼,说:“不要拆我台好吗,DDD嘴。”那个人好像对这个称呼不以为然,他对木鱼说:“我叫大嘴哈哈,叫我大嘴好了。”突然听见开门声,老黑回来了,老黑听见里面有声音,就疑惑的开了门,不过他看见了卡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嘴看见老黑,就马上翻窗走了,卡哥又笑了两声,一边说着:“明天我来找你。”一边跟着翻走了。
  老黑摸摸木鱼的头,说:“不要怕,他们都很好的,我叫超人老黑,你叫我老黑吧,你的名字呢?”木鱼没出过几次家门,父母和爷爷死后,他除了那几个大妈以外,就没几个人对他好,他眨着他的大眼睛,老黑以为他没听懂,刚想再说一遍,木鱼就开口了:“我叫木鱼乐风,叫我木鱼就行了。”老黑惊讶的说:“你的声音挺好听的呀!”因为老黑的屋子没有多少个房间,唯一一个没人住的房间被他当仓库用了,所以他晚上和木鱼一起睡。不过,他们都睡得很好。